揭秘周建明操纵股市内幕,未参与中茵股份炒作

图片 1

市场操纵“八宗罪”

图片 1

  操纵股市到底都有哪些常用的手段?正在试行的中国证监会《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办法》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行为认定办法》,认定了8类行为属于市场操纵行为。

点击查看最新行情

第一宗罪:连续交易操纵

  每经记者 张冬晴

  表现:有些资金大户、持股大户利用其拥有大量资金、股票或者利用内幕信息等优势,通过联合买卖或者连续买卖,造成某种股票交易活跃的假象,诱使其他投资者上当受骗,而庄家自己则在价格猛涨阶段将股票抛出,在价格暴跌时大量买入股票,自己获取巨额利润,而使其他投资者遭受巨大损失。

  推手资金火速减仓中茵股份 律师质疑违反证券法

  定义: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昨日(4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了《中茵股份遭疯狂对倒
上海3席位涉嫌操纵股价》;与此同时,中茵股份(600745,收盘价11.42元)结束了前

第二宗罪:约定交易操纵

  两个交易日大幅上涨的势头,全天大跌7.23%。从龙虎榜情况看,昨日放量杀跌过程中,3家营业部席位依然有明显的对倒嫌疑。

  表现:很多投资者,有时会看到一些股票特别活跃,股票涨得很好,但一旦追入,很可能被套住。一般来说都是“庄家”与他人通谋,在事先约定的时间以约定的价格在自己卖出或者买入股票时,另一约定人同时实施买入或者卖出股票,或者相互买卖并不持有的证券,目的在于虚假造势。这样反复进行,就可抬高股价,最后,以高价将股票卖出,获取暴利。

  数据显示,3家席位均出现了大量卖出资金,总计高达6954.37万元;同时,其中2家席位还合计买入2971.74万元,三家席位净卖出3982.63万元。

  定义: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对于上述涉嫌对倒的行为,试行的《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办法》,已经对利用资金优势等手段操纵股价的行为进行了明确规定。而上海昆仑律师事务所乐立斌律师也表示,上述行为明显涉嫌违反《证券法》中关于操纵股价的规定,但其认定需要监管层介入。

第三宗罪:自买自卖操纵

  股价暴涨 推手资金狙击中茵股份

  表现:个股活跃,成交量放大,涨得快,但投资者一旦介入就成了“抬轿子”的。这是庄家开立多个证券账户,自己卖出证券之后,自己又买入证券,给其他投资者造成该种股票活跃的假象,从而影响投资者对股市行情的判断,影响股价,但证券的所有权并没有转移。

  3月初至昨日,中茵股份股价暴涨37%,潜伏在中茵股份幕后的的多股神秘资金的动作越来越大,几近疯狂。

  定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3月11日,中茵股份上涨5.07%,换手率放大至29.18%。公开信息显示,当天买入前三名均为来自国泰君安的三家上海席位,其中上海商城路、上海打浦路、上海虹桥路等3家营业部席位买入金额分别为3728.89万元、3172.14万元、1067.03万元,其他两家券商席位仅仅买入三百多万元。

第四宗罪:蛊惑交易操纵

  而在当天卖出的席位中,第二名是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卖出金额为994.72万元。

  表现:为什么自己听信了绝对属于利好的“内幕消息”买入股票,不仅不涨,反而暴跌呢?这些消息也许正是别有用心的人精心编造的“诱多”谎言,而投资者也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蛊惑交易”的陷阱。

  随后,上述3家席位又于3月23日、4月1日、4月6日,甚至在上述报道发布后的4月7日,再次集体现身于中茵股份的龙虎榜中,且同一营业部同日有大额买入和卖出。昨天,3家席位在疯狂出逃的同时,仍不忘相互“掩护”。其中,国泰君安上海虹桥路、上海商城路两家营业部分别买入1914.72万元、1057.02万元,占据买入金额前一、二名;而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上海商城路、上海虹桥路3家营业部则位列卖出金额前三甲,总计卖出6954.37万元,三家营业部昨日净卖出3982.63万元。

  定义:操纵市场的行为人故意编造、传播、散布虚假重大信息,误导投资者的投资决策,使市场出现预期中的变动而自己获利。

  律师称涉嫌三种手段操纵股价

第五宗罪:抢先交易操纵

  针对3家席位上述行为,记者电话采访了上海昆仑律师事务所乐立斌律师。

  表现:如果一家券商、一家评级公司提高了对某只股票的评级,开始在研究报告正式发布之前,抢先一步、提前建仓,那么则有可能触犯“抢先交易”操纵的禁区。

  乐立斌认为,按照目前中茵股份的市场表现、公开信息来看,是比较典型的涉嫌操纵市场行为,其中主要违反了《证券法》第77条“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构成连续交易操纵。事实上,在3月11日~4月6日仅18个交易日内,中茵股份累计涨幅高达40%,换手率超过300%。交易所披露了股价明显异动的4天交易席位,这三大席位全部出现,并分别跻身买入和卖出最大金额前5位。由此可知,股价大幅飙升背后的推手,正是这三大席位的资金。

  定义:行为人对相关证券或其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自己或建议他人抢先买卖相关证券,以便从预期的市场变动中直接或者间接获取利益的行为。

  根据中茵股份的龙虎榜来看,连续交易并非最大问题,涉嫌对倒才是其最可疑之处。上述4组龙虎榜数据显示,同一营业部在同一交易日同时出现了大量的买入和卖出金额。以4月6日为例,上述3家神秘席位买入金额分别为4106.84万元、2956.68万元和1520.59万元,而当天却又分别卖出了1951.23万元、1922.35万元和1861.04万元,这3家席位买卖总金额高达该股当日全天成交总金额的46%!这一现象也同样出现在其他几组龙数榜数据中。

第六宗罪:虚假申报操纵

  对此,乐立斌指出,这类行为可能构成了《证券法》第77条“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构成约定交易操纵。

  表现:许多投资者都目睹过如下一幕:在看盘面的时候,在卖2、卖3等价位上出现了巨量卖单,顿时慌乱起来,害怕大量抛单会造成股价下跌,为避免损失,也赶紧卖出手中筹码,但是没想到很快这些巨量卖单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事实上,这种“主力”惯用的释放烟幕弹、扰乱视听的行为就属于虚假申报操纵。

  乐立斌进一步指出,如果能够进一步核实这三家席位存在关联关系,那么还违反了《证券法》第77条“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构成自买自卖操纵。而巧合的是,记者通过网络地图查询发现,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与上海商城路驾车里程约为8.4公里;而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与上海虹桥路则只有4.5公里。

  定义:是指行为人持有或者买卖证券时,进行不以成交为目的的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制造虚假买卖信息,误导其他投资者,以便从期待的交易中直接或间接获取利益的行为。

  定性还需监管层介入

第七宗罪:特定价格操纵

  乐立斌特别强调,依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只能初步认为上述3家席位涉嫌联合操纵股价,最终认定还需要监管层介入调查和认定。如果被认定为操纵股价的话,那么由此造成损失的投资者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行为人必须承担赔偿责任。

  表现:曾经见过这样一只股票:其本身属于热门板块,前一天又刚刚发布了利好消息,公司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当天的交易中,股价几乎被打到跌停,任由同一板块的个股猛涨,而它的分时走势在四个小时内就如同一根水平线。更为玄妙的是,股价虽然怪异,但当天的交易却创出“天量”。此种走势很可能是典型的“利益输送”,行为双方通过协议价格在大宗交易。

  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吴淼律师表示,尽管目前无法认定上述3家席位之间是否存在关联,而证监会有关证券市场操纵行为的认定细则也还没有正式出台。是否是操纵股价,还需证监会作出最终认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