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玩大发了的,亚洲各国最高领导人

图片 2

提到中东北非地区,估计大多数人的印象不外乎这几种:一是这个地方的人们,只吃牛羊肉,不吃猪肉,也不许别人在他们的地盘上吃猪肉。二是这个地方的女性,都是蒙着头纱,穿得厚厚实实的,即使在体育比赛中也不例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
 
·以色列总统:卡察夫 

图片 1

·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 

这应该是大多数中国人对这个地区的认知。稍微关心国际政治的人,可能还会有另外的两个印象:一个是这个地方真他妈富。那些躺在石油与天然气身上的国家,如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巴林、沙特阿拉伯等国,都是富得流油。其中,卡塔尔更是中东人均收入首富,在全球范围内,也就是仅次于卢森堡这样的城中之国。中东是如此的富裕,以至于据说,在迪拜打车,打的是大众,来的却可能是兰博基尼。

·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 

图片 2

·沙特阿拉伯国王、首相:法赫德 

出了富裕之外,这个地区留给关心国际政治的人的另一个印象,就是真他妈的乱。似乎从来就没有消停过。要是哪天CCTV13频道——新闻频道,要是没有出现这个地区的消息,那么,这将绝对是大新闻——每天不是爆炸,就是准备爆炸,或者战争。更难得的是,这种情况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数十年来一直如此,以这样的方式在全球刷屏,刷存在感。富裕与战乱,就这样诡异地交织在一起,成为这个地区的名片。

·阿曼苏丹:卡布斯 

这不,最近几天中东北非地区又出大事了——继沙特阿拉伯宣布与卡塔尔断交以来,东部的阿联酋、埃及、巴林、也门、利比亚东部政权、马尔代夫和毛里塔尼亚,也纷纷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驱逐卡塔尔外交官。

·巴林国王:哈马德 

中国有句古话,“煮豆燃豆萁,相煎何太急。”估计很多人看到上面的这些国家名称后,会是一脸懵逼:这都是啥跟啥啊,挤在一起凑热闹了,特别是马尔代夫都来打酱油。你一个小小的度假村,来凑啥热闹啊?其实,透过纷繁的表象,这些国家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逊尼派国家,基本上都是类似于中世纪的国王当老大的君主制国家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 

图片 3

·东帝汶总统:古斯芒 

这里面有两个共性特征:一个是逊尼派;二个是君主制。今天,我们讨论的角度重点放在君主制上,关于逊尼派的问题,留作专门文章来讲,免得搅在一起,把读者朋友绕晕。

·塞浦路斯总统:帕帕佐普洛斯 

在民主与自由成为政治文明的普世价值后,从全球范围内看,主流的政体形态是总统制和议会制,即使保留君主制的国家,如英国、日本,甚至东南亚的泰国等,其君主都是象征性的,没有实际权力,其君主也不寻求干预国家政治权力。

·也门总统:萨利赫

然而,在中东北非这个地区,却是另一种完全奇葩的存在:尽管依靠石油与天然气,这些国家在物质文明上已经跻身世界前列,但是在精神文明上,依然停留在中世纪。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过的女性必须蒙头裹身仅仅是诸多表现之一。除此之外,在强调法治化的今天,这些国家依然以经文作为民事与刑事判决的依据。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 

最大的另类,体现在其政治文明上。在这些国家,国王(类似于西方政治学中的“君主”),依然是国家权力的实际拥有者。王室及其衍生下的王室政治,依然是这些国家政治生活的中心。

·土耳其总统:塞泽尔

沙特阿拉伯,现任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出生于1935年,是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的同
父异母弟弟。

·亚美尼亚总统:科恰良

阿联酋,国家则是由七个世袭酋长国组成:(1)阿布扎比酋长国:现任酋长为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也是阿联酋总统;(2)迪拜酋长国:现任酋长为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也是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3)沙迦酋长国:现任酋长为苏尔坦·本·穆罕默德·卡西米;(4)哈伊马角酋长国:现任酋长为萨乌德·本·萨格尔·卡西米;(5)富查伊拉酋长国:现任酋长为哈马德·本·穆罕默德;(6)乌姆盖万酋长国:现任酋长为萨乌德·本·拉希德;(7)阿治曼酋长国:现任酋长为胡迈德·本·拉希德四世。

·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 

巴林,1957年11月,英政府声明巴林是“英国保护下的独立酋长国”。1971年8月14日,巴林获得完全独立,改巴林酋长国名为巴林国。国家元首由哈利法家族世袭,掌握政治、经济和军事大权。1999年3月6日,巴林老埃米尔伊萨因心脏病突发逝世。王储哈马德继任新埃米尔。2002年2月14日,巴林国更名为巴林王国。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

科威特,它也是君主世袭制酋长国,埃米尔是国家元首兼武装部队最高统帅。1962年宪法规定,伊斯兰教为国教,其教义是立法的基础;埃米尔必须由第七任埃米尔穆巴拉克·萨巴赫后裔世袭;立法权由埃米尔和议会行使,埃米尔有权解散议会和推迟议会会期;行政权由埃米尔、首相和内阁大臣行使;司法权由法院在宪法
规定范围内以埃米尔名义行使;王储由埃米尔提名,议会通过;埃米尔任免首相,并根据首相提名任免内阁大臣等。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 

我们说,这些中东北非国家,以君主立宪制政体下的埃米尔为最高权力核心的国王政治,是当今国际政治文明中的另类。这一政治文明,既特征鲜明,又极为脆弱——因为它不仅要承受着主流普世政治文明的敲打,而且同样要承受心智渐开的本国民众的认知变化冲击。如,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包括沙特、卡塔尔、科威特等国,都在相当程度上受到这一政治革命的冲击。尽管通过金元或大棒,最终消解于无形,但是,这一威胁王权的潜在威胁却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 

如何保证国王一统下国家权力的稳定性与延续性,犹如高悬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成为中东北非各国君主们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与归宿点。这不仅仅关系到国家的繁荣稳定,而且也关系到王室家族们的切身利益。因为谁也无法保证,政治变革后的国家新主人,会如何对待、处置失去了权力庇护后的王族与世家。

·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莫诺夫 

当我们理解了这一忧虑,也就在相当程度上理解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国家“组团式”与卡塔尔断交。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 

从公开信息看,引发此次“断交潮”的直接导火索,是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5月下旬一次有关应与伊朗缓和关系的讲话。

·伊朗总统:哈塔米 

图片 4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同样是一位牛逼哄哄的国际政坛“80后”。被曝光的讲话内容显示,塔米姆在讲话中称,伊朗是本地区的基地地点,与伊朗紧张关系升级是不明智的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 

敌人是可恶的,但是更可恶的是来自于兄弟的背叛。同为逊尼派国家,在沙特阿拉伯通过千亿美元军售大单再获美国芳心,准备对自己的地区世敌——什叶派的伊朗磨刀霍霍时,卡塔尔却如此不讲政治,甚至是临阵叛逃,为敌人伊朗背书。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西蒙·亨德森在《外交政策》上发布文章就认为,“逊尼派国家打算与伊朗开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