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称古巴完成经济改革至少需要5年,古巴新国家元首的艰难改革

www.7376.com 1

  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2月28日说,古巴“至少需要5年”完成经济改革。他承认,古巴国营领域按计划应在3月底前裁员50万人,但现阶段“进度落后”。

www.7376.com 1

  变革时间“不应受框”

“卡斯特罗时代的终结意味着改变的机会,

  古巴国家电视台报道,卡斯特罗告诉古巴部长会议,经济改革“不是一天、一年就能完成的任务。鉴于其复杂性,它至少需要5年完成落实”。

迪亚斯-卡内尔没有理由不抓住这些机会”

  当谈到国营领域裁员时,他说:“具备这样一种重要性的项目,不能被一个不变的时间段‘框住’。它影响了太多公民生活的各方各面”。古巴工人总工会去年9月宣布,国营领域将在2011年3月前裁员50万人,以提高生产率、减少国家财政压力。

10月10日,在古巴哈瓦那,迪亚斯-卡内尔(中)出席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特别会议。图/新华

  国家电视台2月28日报道:“考虑到国营领域裁员在开始时就比原计划推迟,卡斯特罗建议,调整其执行时间表。”报道没有提及裁员工作会持续多长时间,但强调裁员的速度将取决于创造合适“组织和法律环境”的能力。

www.7376.com ,古巴新国家元首的艰难改革

  鼓励私营企业发展

文/曹然

  许多古巴人欢迎政府的裁员方案,也有人担心自己丢掉铁饭碗。古巴电视台报道,卡斯特罗在古巴部长会议上强调,古巴“不会让任何人不受保护”。

发于2019.10.23总第921期《中国新闻周刊》

  实施国营领域大规模裁员的同时,古巴政府鼓励私营企业发展。卡斯特罗去年8月宣布,古巴政府将放松对小企业的控制,裁减国营企业富余劳动力,允许私营企业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银发、黑色西装、红领带,是迪亚斯-卡内尔的标志性形象。当地时间10月10日,卡内尔登上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特别会议的主席台,接受580名出席代表的欢呼。这次会议上,卡内尔当选为古巴历史上的首位国家主席。

  改革方案等待审议

从2018年4月19日接替86岁的劳尔·卡斯特罗成为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开始,迪亚斯-卡内尔已经执政古巴一年有余。作为古巴新国家元首,卡内尔的不同寻常之处除了因为身份从国务委员会主席变成国家主席外,更因为他不姓卡斯特罗,而且他比前任领导人年轻了近三十岁。

  尚不清楚未按原定计划在国营领域裁员是否会影响古巴整体经济改革方案,这一方案定于今年4月交由古巴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审议批准。

不过,卡内尔放弃了领导部长会议的权力。一位总理将在得到他的提名后成为政府首脑,与他共同“接班”。

  古巴共产党机关报《格拉玛报》去年底刊文,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一场为期3个月的公开辩论,表达对经济改革的意见,为古巴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做准备。民众可通过在共产党党组织、工会会议和社区团体参与讨论的方式建言献策。经济计划部长马里诺·穆里略·豪尔赫告诉古巴国家电视台,迄今已有大约700万古巴人参与近1.3万场类似的讨论。

英国广播公司(BBC)并不看好卡内尔的新政,称这位59岁的古巴领导人上台只意味着“象征性的改变”,短期内不会出现特别重大的改革措施。但彭博社则分析认为,“卡斯特罗时代的终结意味着改变的机会,迪亚斯-卡内尔没有理由不抓住这些机会。”

分权制衡

2013年,一批在高等院校任教的古巴知识分子创立了一个时常批评国家政策和领导人的博客。博客很快被封禁,但教授们却接到通知:刚刚出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卡内尔想接见他们。

卡内尔生于1960年,那时古巴革命刚刚结束,菲德尔·卡斯特罗开始主持古巴共产党和古巴政府工作,直到2006年菲德尔的弟弟劳尔出任古巴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革命武装力量总司令,成为该国最高领导人。

那一年,卡内尔已经是古巴东部奥尔金省的省委书记,也是古共中央政治局最年轻的成员。三年后他被调到首都哈瓦那,成为劳尔政府的高等教育部长。2013年,这位电气工程师出身的官员正式成为劳尔的副手。“你可以将劳尔和卡内尔视作一对导师和门徒。”《华盛顿邮报》报道称。

博客遭遇封禁的古巴博主们很快见到了这位“劳尔的门徒”。一位与会者后来回忆道,他们本来准备向古巴的“二把手”陈述,这个批评平台有益于古巴社会,但迪亚斯-卡内尔到场后的第一句话是:“你们能否继续你们做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是否需要帮助?”

这些博主们当时还不知道的是,那时劳尔和卡内尔已经开始筹划古巴的政治体制改革。五年后,劳尔将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职务一并让与卡内尔,同时领衔组建起33人的宪法修订团队,着手改造1976年宪法。2018年7月,宪法草案公布。四个月后,古巴人民政权代表大会表决,将对新宪法进行全民公投程序。2019年2月24日,90.61%的投票民众支持修宪。4月10日,新宪法正式生效。

2019年宪法完全改变了1976年宪法规定下的国家领导机关。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职务都不复存在,国家元首职能由新设的国家主席承担,部长会议则由国家主席提名的总理负责。“新的社会现实意味着宪法必须更新,”卡内尔称,“新宪法将反映国家的现在与未来。”

美利坚大学公共事务教授威廉·莱奥格朗认为,这次权力结构的调整可以提高中央政府的效率,而拥有更多自治权的地方政府不必“什么都等待哈瓦那的指示了”。克林顿政府前中美洲事务官员泰德·皮克科里则更加关注古巴行政机关的制度化和专业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变化可能会为更大的内部变革提供一些小小的机会。”

在前白宫中美洲事务顾问丹尼尔·埃里克森看来,这是一种新的分权制衡机制。他还撰文分析指出,在新宪法的框架下,古巴新设立了省长(Governor)职务,这意味着15个省区将分去一部分中央权力。波士顿大学教授、前英国驻古巴大使保罗·黑尔则担心,国家主席职能和总理职能的分离“意味着对未来改革领袖的制约”。

对此,国务委员会委员奥梅罗·阿科斯塔强调,卡内尔还保有提名总理人选的权力,所以他“不是一个象征性的、有名无实的国家主席,而是一个在政府拥有真正职能的主席”。

在拉美对话组织专家白瑞东(Ricardo
Barrios)看来,卡内尔目前的处境是暂时的。“未来,虽然总理将负责行政事务,但预计国家主席将作为武装力量总司令和古巴共产党的领导人保持更大的权威。”

在2021年的党内选举前,古巴共产党和军队的最高领导者依然是劳尔·卡斯特罗。康奈尔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弗洛里斯-马西亚斯认为,在改革推进的过程中,这其实是有利于卡内尔执政的安排,“能让他更顺利地担任国家元首的职务。”

劳尔的动向也体现了他保留职务并不意在威胁卡内尔的执政地位。《纽约客》报道称,劳尔正计划搬到古巴东部城市圣地亚哥。这座城离他和哥哥出生的农场不远。“考虑到他的年龄,他可能不会在目前的职位上待太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